原谅

小编 2021-09-07

  收到他的请柬的时候Y突然忘了自己在做什么,时间就好像回到了他们分手的那一天,她和他吵着架,她随手就把一杯水泼在了他的脸上,而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看着他们。她记得那天阴着天,好像就是为了分手而准备的天气,她还记得自己打了一封辞职信掉头就走了。现在回头一看,已经过去了三年。

  其实Y不是一个看不开的人,她骄傲要强还带着一点点的强势,至少在她自己眼中是这样的,可是那一天,分手的那一天,Y哭的像一个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小孩子。她蹲在一个人来人往却又不会被很多人留意的街角看着脚边箱子里的杂物哭的差点断了气,可能是因为她知道了,自己设计的未来,计划的以后都不会再来了。Y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的放不下,她不是一个喜欢纠结过去的人,可是对于他,她没有办法把他变成过去。像所有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一个人在房间里哭,没有他的电话,没有他的问候,也再也不会有他的一切。可是房间里的一切都与他有关,这个已经装满了他的世界突然被抽离,Y真的无法回神。她的床边有他的味道,她的衣橱里还留着他的衬衫,她的厨房里还有着他最喜欢的花椰菜,她的手机屏幕上还有着他的笑脸,她床头的合照,她书架上的香水,她鞋柜里的情侣鞋,既然这样的一点点填满了她的世界,又为什么要离开呢?Y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为什么前一分钟的誓言到了现在都变成了嘲笑?

  这个问题Y现在都想不明白,三年了,她还是无法忘记她看见他手机里和别的女人亲热的照片时候的心情。其实,那个时候也不是没有感觉,他在谈话时候的出神,他在拥抱时候的敷衍和他对于结婚的搪塞,那些冷淡和客气都被自己的热情和幸福的憧憬所掩盖,后来Y才明白,她的付出其实只是感动了她自己而已。

搞笑到你吐血(精华版)(图1)

  他们认识的时候Y还在上学,他在这个城市的另一头上班,他们相识在一场朋友聚餐上,他和她不期而遇,带着一点少女漫画里面的命中注定,虽然他不是最好的,可能不符合她之前的这偶标准,可能就是在某一个瞬间他做了一件让她牵动心弦的事情,他就那样悄无声息的走进了她的心里。于是,在某个夜晚,他送她回学校,她在一个路灯下踮脚吻了他,带着一点点侵占,她宣布了对他的主权。那个吻在他们分开之后的夜里曾经无数次的出现在她的梦里,而每一次最后Y都不会变成一个旁观者,而接吻的人变成了他和他的她。在那些被折磨的夜里Y都会哭着醒过来,看着黑暗中的房间,试着点一根烟,然后看着烟一点点燃尽,最后昏昏沉沉的睡去。她知道,这样做只是在折磨自己,可是她停不下来,就好像她还是无法停下对他的爱一样。在Y看来他们的爱情里她一直都是被爱的那一个,他会开车穿越半个城市来送她要的馄饨;他会在她生日的那天安排无数的惊喜只为了她能笑一笑;他会宠溺的看着她一点点变成吃货还毫不介意她的吃相;他会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她在雪天里冻凉的手;他会在半夜想她的夜晚突然来到她家只为送她一朵他自己种的玫瑰花。他曾经那样的浪漫,也那样的喜欢对着她说天长地久,而Y也着珍惜他给她的每一份爱,哪怕是一点点,不经意间的流露,她也会默默记在心里,她对他的誓言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可是,也是同样的一个他,却在那些她不知道的夜里,抱着别的女人说着他们之间曾经的甜言蜜语,许着他们之间也曾经有过的天长地久。

  分手之后Y换了一份完全不同的工作,换了一个城市,换了一个住的地方,换了一个新的电话号码,可是思念还是像关不起来的门,就连空气里面都还弥漫着他们曾经幸福的灰尘,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还是会疼的哭出来。可是Y也知道,无论是怎样的痛彻心扉,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好起来,就像三年之后,她再回忆起来竟然不会恨他了,反而会经常想起他的笑脸,他还是那个她曾经最爱的男人。也许是我已经老了一点吧,Y这样想着,可是就在那个她以为自己都放下的一天,她却收到了他的请柬,通过以前的同事递过来,仿佛是刻意要向她炫耀一定要让她知道一样。

  Y最爱的一句电影台词:“你永远无法自己多爱一个人,除非你看见他和别人在一起。”那么如果,他要结婚了呢?

  Y只能承认,三年后她还是输了,输给了时间,也输给了他,一败涂地。

  其实在最初分手的那几天里Y就想过,会不会一辈子她都走不出这一场恋爱的阴影了?她一个人看着房间空荡荡的从白天到了黑天,在最初的一个星期里Y觉得时间似乎也变得凝固了起来一样,所有的动作都变成了慢动作,似乎要回忆那些逝去的温暖。可是,无论她怎样的折磨自己,他的电话始终没有打过来。

  再后来,她终于抽出她钱包中的合照,她试着一个人把床和沙发颠倒位置摆放,她把所有与他有关的东西扔进一个破旧的纸箱中,她打好了一封辞职信,她换掉了手机卡,最后她放弃了折腾房子,而是退掉了房子。最后,她给自己订了一张去别的城市的机票。后来,在飞机上,她又想起了那个装着与他有关的东西的破纸箱,她觉得她把自己也丢在那里了。

  后来Y参加了那个婚礼,她把自己混在人群中,和身边曾经的熟人谈笑风生,她觉得他甚至都没有认出她来。Y在婚宴开始后不久就借故离开了,不知为什么那一刻,她不想看见他和他的新娘在一起对着她说谢谢参加婚礼的样子。Y一个走在马路上,这个城市这么多年过去,变化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大,街口的红绿灯还是那样的漫长,一对对的小情侣从那个路口亲吻、吵架甚至分手,还有一对对的老夫妻从那个路口相携而过,也有一个个孤单的人从那个路口匆匆经过。Y就那样站在路口,看着人来人往的车流,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一般的审视着这个世界的一切——人或者是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Y的腿已经有点微微发麻了,她的手机突出显示收到了一条陌生的短信。上面只有三个字。“对不起。”Y知道那是他发过来,她似乎能看见他在手机另一头的叹息,看着自己离开婚礼的背影从嘴里不自觉发出的一声叹息。时过境迁之后,他留给她的除了怀念就只剩下手机上三个冰冷的黑体字“对不起”。有的时候Y觉得世界上最冷酷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了。似乎无论是什么人,无论他做过什么事情,给别人造成了怎样的伤害,他只要说一句“对不起”,你就必须要给出“没关系”去回应,不然你就会成为那个破坏规则的人。Y很想说,这不是初中英语课本上面的“Howareyou?

  ”一定要对上一句“I’mfine,thankyou”才是符合语法的。他的这句“对不起”让Y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其实,他也曾经来找过一次Y,他带着一些疲倦的姿态想要和Y说清楚,他说他受够她的没安全感,讨厌她的懦弱,他觉得他们不合适还是应该分手。Y也曾像所有女人一样质问过他,“那你那些承诺誓言都不算了吗?你知道会这样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呢?”Y像是一个弃妇一样,丢掉了自己曾经的那些骄傲和自尊。可是他只是不冷不热的回答Y,“难道不喜欢了,相处合不来了就不能分手吗?”那时候的Y被他说的哑口无言,只知道哭。现在想来他们还是没有变化,永远做事都只希望自己能够心安理得,不在意别人是不是真的需要。

  Y知道自己或许并不是他喜欢的那个类型女孩,也最自己最初有过吸引他的气质,只不过自己太过没有安全感太过懦弱,有时候还有些纠结。这些曾经让他觉得值得疼惜的缺点,最后变成了分手的理由。时隔三年,Y很想回答他曾经的那个问句,“不喜欢了,不合适了可以分手,但是人难道不需要一点点的责任心吗?为什么不喜欢了,不适合还要拖着我?为什么不喜欢了,不适合了还要继续给我编造谎言,还要让我继续做梦?你只要早些痛快的说出我讨厌你了我要分手就可以离开我啊!”其实有的时候分手就是这样,没有合理的理由,也没有合理的借口。每个人都是厌倦了,讨厌了,可是每个分手的人从不喜欢说出实话,他们总是喜欢扭扭捏捏的搞些冷淡疏远的姿态,逼着对方离开。可是往往只会适得其反,最后不得不找些敷衍的借口,什么不合适,什么累了,其实都是不爱了借口。他可能有了更好的选择,他可能已经厌倦了你,其实这才是分手的真正理由,但是被分手的一方永远都不会明白。就像当初的Y一直不明白一样。当Y知道了这些的时候,她已经收到了他的婚礼请柬。

搞笑到你吐血(精华版)(图2)

  三年来,Y其实很多道理都明白,但是她从来不想明白。她只是想龟缩着生活,她不想知道那些过去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她只是想一个人舔舐伤口,她只是想一个人继续回忆过去。很多她曾经后悔的瞬间在三年来被她反反复复的提起又放下,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隐藏的很好,但是似乎一切都在这场婚礼之后坍塌了。Y其实不知道三年来自己一直在执着些什么,她想起婚礼上他的身影,似乎已经无法和自己心里的那个身影重叠在一起了。那个人似乎都已经被她遗忘了,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是不能放过自己呢?

  离开的飞机上,Y看着大地一点点变小,一直到什么都看不清,飞机穿越过云层,带来一片白色的享受。Y突然明白了那些曾经放不开的东西,她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云海,她突然体会到了自己的渺小,其实她的那些纠结看不开,都是她自己的执着,她自己的不甘心。那个男人,她早就已经不爱了,她在乎的只是那些曾经的誓言和约定,她执着的只是那些信誓旦旦的事情为什么能说不算数就不算数了,她不甘心的是那些一起许下的约定怎么能说作废就作废了呢?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她似乎明白了,那些誓言和约定,在许下的那一刻,他们都是真心实意,想要去守护和实现的。誓言和约定是不能带来未来的,誓言和约定只是证明了他们曾经的真诚而已,但是那也只是曾经了。就好像自己也曾经做过违背誓言的事情,自己也曾经不想遵守那个约定一样,那不过就是代表一瞬间心情的词汇而已。而自己三年中一直被约束在誓言和约定后面,钻着牛角尖,为难着自己。Y发现窗外的云海变得更加广阔了,她的生活也变得不一样了,她想起了自己家里的咖啡机,想起自己家里的书架,想起自己家里的小烤箱,她是那么的怀念,她曾经错了的三年,她曾经错过的三年,故步自封的三年。她改变了,自己却没有注意到,她一直以为自己停留在分手的那一天里没有走出去过,但是现在回头看看。她的短发已经变成了长发,她嘴上的润唇膏已经变成了鲜艳的口红,她包里的糖果巧克力已经变成了纸巾,她办公室里面的多肉植物已经变成了记事本,她家里的运动鞋已经变成了高跟鞋。Y知道,自己在自己不知道的时间里成长了,变得不一样了,变得成为了另一个自己。与他无关的自己,与那个丢在破纸箱的自己相差甚远的自己。

  下了飞机之后,Y给手机里那个陌生的号码回了一条短信。

  “我早就原谅你了。”

  其实我没有原谅的一直是我自己。Y在心里默默补充。

  只是那个折磨自己的我自己,只是那个为难自己的我自己,只是那个没有出息的我自己,只是那个钻牛角尖的我自己,只是那个不敢走出去的我自己。

  曾经我最爱的人结婚了,而在他结婚的那一刻,我原谅了我自己,也放过了我自己。


相关文章推荐:
  • 二弟的婚事
  • 物虽在人却离
  •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 爱的方寸
  • 染尽血,初心不变
  • 青涩的春天,成熟的夏季
  • 小城故事多
  • 薄樱
  • 原谅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一篇 : 没有了
    下一篇 : 薄樱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