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散记之丽江情结

admin 2022-05-19

  丽江是夜里想着就能让人上瘾的地方,而我的梦里,也有一份关于丽江的情结。从孙俪的《一米阳光》里初识这座雪山下的古城,到《北京青年》里被何东他们几个兄弟在丽江的故事深深打动。我觉得我终有一天会等不及踏上这片热土,完成心中对丽江这份情结的承诺。

  西安到昆明,晚班飞机;昆明到丽江,晚班火车,不知疲倦,不舍昼夜,到达丽江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早晨时分。刚走出丽江火车站,就被眼前一碧如洗的天空所吸引,也是,自从下了青藏高原,去了大西北,好久没见到清晰度如此明亮的天空了,远处的雪山朦朦胧胧,四周又有几朵浮云环绕,再回头想起自己已然到了丽江,心就像被放逐了一样,浑身轻松了许多。再回头看看身后的这座火车站,形状造成了等腰直角三角形,“丽江站”三个大红字镶嵌在这三角形里,火车站房的颜色倒算清新雅致,与身后的蓝天浑然一体。

  到了青旅,放眼望去皆是各个年龄层次的背包客。掌柜把我带到房间之后,交代了我一些去往古城的步行线路,便问我从哪里来。我说:“江苏。”简单明了的回答倒让掌柜有些意外,他看看我,说:“一般来丽江背包行走的江苏人还真是少的很,一年到头来碰不到几个。”我笑了笑,说:“我也算不上什么背包客,只是要来丽江完成自己的承诺的。”掌柜也没说什么,招呼了一声“行,在这里玩的愉快”,便下了楼准备今天的食材了。屋子里就我一个人,另外几个床架上稀稀落落地摆放着一些衣物和日用品,估计这帮驴友一大早就去古城寻找艳遇了。我稍微洗漱了一番,也顾不上这几日的疲惫,便径直按着掌柜指引的方向往大研古城走去。

  一进入古城口,便看到一大一小的两个水车在慢慢地转着圈圈,后边便是云南特有的白色牌坊,上面是江主席手书的“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这几个大字。大水车的四周,花团锦簇,姹紫嫣红,又夹杂着淅淅的水流之声,就似乎又走进了青砖黛瓦的江南水乡,只不过这里已是彩云之南的丽江。这个季节的丽江,已经走过了人来人往的喧嚣,恢复了丽江往日该有的宁静气息。你不必着急赶路,不必着急走遍大研古城,因为古城的路网密布,溪涧纵横;因为古城的花草动人,生活气息浓郁;因为古城的鼓声醉人,美食勾人;更因为你迈出的每一步都会发现不一般的美好。所以,你得慢慢走,慢慢看。

  沿着大水车旁的一条溪涧往前走着,就看到一个硕大的白墙上画着“大香格里拉地图”,配有几行文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劈柴,喂马,周游世界。我有一所房子,面朝雪山,春暖花开。”这样的文字涂鸦,在丽江古城也算是司空见惯,大概是一些颇有艺术细胞的背包客们,在丽江艳遇后留下的豪言壮语。我很喜欢这些文字,简洁明了却又扣人心弦;乐观洒脱却也随缘自适。溪涧的对面就是一排排临河而建的酒吧,只是早晨这些酒吧尚未开门,倒显得能够艳遇的丽江几分寂寞了。

  古城的狗很多,在巷子里转悠几圈便能遇上好几只狗,足够呆萌,足够可爱,他们习惯了丽江的生活节奏,像是专门出来治愈我们这些落魄的游子们。前面的一家古朴的店家门口,一只京巴懒洋洋地坐在地上,朝着正在吃饭的主人看去,前脚还微微抬起,好似一副“我饿了,快来赏我几口”的意思。突然走着,在一家卖丽江特有服饰的店家门口,一只阿拉斯加踩着一条红白相间的衣带,吐着舌头,对来往的游人漠不关心。忽然间女主人出来了,阿拉斯加像是得到了某种恩赐,忽的抬起头来,傻萌傻萌地盯着主人,脚下的衣带经过它的蹂躏,早就成了一团毛球。又行走不久,一只带着围巾的大金毛带着几个小跟班,威风凛凛地在石板路上大摇大摆,游人的呼唤充耳不闻。前面不远处,一个纳西族汉子牵着一条肥嘟嘟的阿拉斯拉蹒跚走来,别看这只狗如此肥硕,却帮主人叼着帆布袋,一看就是个善解人意的治愈狗狗。慢慢踱步到了一个小巷子,两边皆挂满了各色的鲜花,把小巷装点得格外别致,还立着一块“偷花不如偷情”的石碑,在百花从中,一只棕灰色的阿拉斯加朝着溪涧边走去,我便跟了上去,却冒冒失失地闯入了一家精致小巧的客栈,棕灰色阿拉斯加歪坐在楼梯口,双目炯炯地盯着我,我怯生生往回退了几步,却发现客栈的院落里,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依靠着木栏杆,身边紧挨着一群幼犬,又枕着大红色的枕头,这幅景象又是多么和谐。丽江就是这样一处地方,你得每一次挪步,说不定都会发现不一样的风景。

  偶然的拐角处,一面刻有纳西族文字的墙出现在眼前,整个墙刷成了亮黄色,墙上画出了好多纳西族的文字,诸如“左”、“右”、“茶”、“猪”此类的日常文字。纳西族的文字形象生动,颇有象形文字初期的绘画韵味,整个墙面上随处可见一些形象奇特的神灵,这些神灵估计就是纳西族的信仰寄托,仔细打量着这些神灵,与佛教里的人物倒有些相似,却又有着细微的差别,传入汉族的佛教形象一般呆头大耳、表情木讷,这纳西族的神灵们却手舞足蹈,神采奕奕。我也不知这到底是那边传来的信仰了。

西行散记之丽江情结(图1)

  四方街广场是整个丽江古城的中心,美食也是随处可见,典型的就是纳西族特有的丽江粑粑、米灌肠和丽江米粉。丽江粑粑有甜咸两种味道,很像我们汉族的烧饼,内中的面粉却十分紧凑,不像是单纯地面粉做的一样,吃下去之后只感觉十分顶饿,我想这个饼一样的粑粑定是当时走茶马古道的人们必备的充饥之物吧。米灌肠切的跟香肠差不多,只不过里面装的是黑米罢了,然后估计放在油锅里炸过一样,吃起来脆脆的,这是我来过丽江比较喜欢的一种美食。米粉又称作鸡粉,可以炸,可以凉拌,其实是一种豆制品制作而成,炸鸡粉酥脆可口,凉拌的则清凉解暑,都是不可多得的美食。作为一个吃货,你还可以走遍古城的每一条美食街,去逐步挑战自己的味蕾,东巴烤肉、狼牙土豆、黑山羊火锅、玫瑰饼………

  静静地徜徉在古城的石板路上,两边的鼓声不绝于耳,鼓声的节奏欢快轻佻,给人一种如痴如醉的幻觉。“就在这一瞬间,才发现,失去了你的容颜。”不知道当时初来丽江的小倩,是否真的是因为失恋至此处疗伤,好在丽江的节奏能够让人逐渐地放空自己,去排解自己内心的苦闷与烦躁。四方街旁边就是邮局,坐下来写几封明信片给远方的朋友,告诉他们我来丽江之后的感受,当时写的感受都是掏心窝子的话,现在却怎么也

  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内容很是煽情,很是莫名,很是自己也不知道会有这样那样的感慨。

  古城里面的客栈很多,每个都很别致,连客栈的名字都让人能够浮想联翩。枕水而居,刻画“小桥流水人家”江南古韵的《隆中草堂》;“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木子吉》客栈;参禅、打坐、悟一悟佛家偈语,在《禅和半亩院》里体验一份“涧花无语印禅心”的禅宗境界;不忘自己行走的初心,看看品品这《他乡故事》;你记得的是人间四月天,却不知道也许丽江的《六月天》或许更加精彩。藏匿于小巷溪涧,发现时却又有一份柳暗花明的韵味,每一家丽江客栈都是别致而精彩的,因为我们游人,客栈才显得那样丰富多彩。据说背包客小鹏也在丽江开了一间青年旅社,或许以后有机会再来丽江,去探访一下他心中的丽江。

  悠闲漫步中,我寻觅到了一家别有特色的小屋——时光寄,房屋的结构古色古香,藤蔓遮盖了整个屋顶,小屋门口摆着一辆老旧的大红色自行车,车子上也被藤蔓环绕着,自行车上放着一个白色的水桶,里面种着些许植物,白桶上写着这家小屋的主题——墨摄影。被藤蔓簇拥着的还有两台旧时的黑白电视机和老式的收音机,上面写着“来吧,别把自己当陌生人”,“我在丽江,你在哪里?”。文字简练,却给人一种淡淡的温馨之感。我很喜欢这样的风格,感觉这时光寄的主人也花了不少心思。走进小屋,被满屋子的摄影作品制成的明信片所吸引,所有的作品都是店主的得意之作,再加上满屋子写意的摆设挂件,倒让人觉得有些沉醉其中了。店主人不是丽江人,旅行流连至此便开了这家小店,这种随遇而安并且默默地实现了自己择丽江终老的愿望,我很是佩服。院落里的篱笆下,点两盅清饮,晒一米阳光,写几张明信片,坐一下午都不觉无趣。时光寄,寄出的不仅是悠闲的丽江岁月,更是自己此时的寄托与心意。

  入夜的古城开始热闹起来,酒吧街的气氛逐渐被点燃起来,我不喜欢这样的喧嚣便回去了青旅。房间里的人都回来了,诡异地问道:“去古城了?怎么没去酒吧泡泡?”我笑了笑,回答他说不感兴趣。我看他风尘仆仆,衣衫已然破旧,便问道:“这是从哪里过来的啊?倒像刚从山沟沟里出来的。”他说自己刚从梅里转山回来,在丽江准备休整几番,他这一说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纷纷向他发问。后来从他自己的自述里知道,他是广西人,辞职旅行了好几个月了,去到了喀纳斯湖,转过了梅里的雪山,到过了大昭寺,感觉他的一切都那么富有传奇色彩,这样一路风餐露宿的骑行,途中的孤寂与苍凉他是如何撑过来的。他说喀纳斯湖给他的印象最深,他把手机里的照片给我们看时,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巴。或许,有一天,我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关于喀纳斯湖的记忆。

  束河古镇,一个比大研古镇更加清幽的小镇,这大概是我心目中古镇该有的意境。小镇的游人不多,大多是石头铺起来的石板路。巷子的排列比较整齐,没有大研古镇那样的杂乱无章。一家家客栈接踵而至,溪涧的流水潺潺如弹奏的夜曲,走在古镇之中,顿有一种身心豁达之感。在古镇的一隅,有一个三圣宫,里面的廊道里竟是挂着善男信女们的祈愿符咒,也记不清这座庙宇是纪念哪路神仙的了。三圣宫的旁边是一个小水潭,就是束河有名的九鼎龙潭,潭水不深,四周皆种满了绿色的植被,水底的水草清晰可见,潭水的颜色由外而内逐渐变浅,水潭虽小巧,却不乏活泼的鱼儿,在阳光的映照下竟难以分辨。深蓝色的天空也倒映在水潭之中,白云仿佛成了沉在水底的棉花糖,好不有趣。在古镇停停走走,在一家客栈门口,一只小萨摩倚靠在门槛边,朝着小水车旁的花儿看去,看上去十分惬意。我随便找了一家咖啡馆,度过了懒洋洋的一下午。古镇就是用来发呆的,不是吗?

  后来去了茶马古道旁的拉市海,一行人在马农的牵引下骑着马儿,穿越了一座小土丘,据说是茶马古道的一部分。骑完马儿,到了当地的一家小院子里,品尝了当地特色的“三道茶”,喝第一口时寡淡无味,第二口刚到嘴边便感受到甘甜异常,只觉得十分有趣,毕竟不是专门研究茶文化的大师。拉市海是茶马古道旁的一片湿地,放眼望去水中草荇交横,水草密集分布着,水面上还建有一些小木屋。蓝天也映照在水面之中、分不清水天的界限。群山环绕在拉市海的四周,给人“悠然见南山”的意境之美。艄公慢慢地载着我们一行人前行着,荡漾在悠悠的水面,浮起一层层涟漪,水中的芦苇随着微风轻轻摆动,好一幅田园山水图!

  将近一个月的行程的确有些疲倦,加上在藏区看过了许多高原湖泊和雪山了,所以我取消了去往玉龙雪山和高原女儿湖泸沽湖的计划,也算是自己留给丽江的一点念想,总之后会有期。丽江是一剂毒药,就算匆匆一瞥也能把它刻入脑海之中。无论时光如何打磨,该重逢的印记始终还会相逢,就如一个人漫步过的丽江古城。

  再见,我梦里的丽江。



相关文章推荐:
  • 青坪村的姿势
  • 黄梅时节
  • 西行散记之丽江情结
  • 春光不与四时同
  • 幽幽瓦屋山,脉脉雅女湖
  • 七月骄阳温馨和煦
  • 走进七月的吐鲁番
  • 游南澳鹅公湾记
  • 《桂林的受难》巴金
  • 《秋荔亭记》俞平伯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 黄梅时节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